Killer Lady

我想揍死我损友怎么办

怎么办系列第三弹
依旧很甜(呵呵)
美食友情向,微米英,
校庆梗
弗朗西斯作死系列
依旧ooc

  “唉,要校庆了,我们美食部该准备点什么活动呢?”美食部杠把子王耀坐在活动室长桌边垂(zhuang)头(mo)丧(zuo)气(yang)的。
  美食部部长弗朗西斯正百无聊赖的坐在王耀对面,拨弄着自己额前的碎发,“怎么?我们的金点子同学没法子了?”
  “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你倒是出个点子啊”
  成功收获王耀两个卫生球的弗朗西斯笑了笑,说:“要我说,干脆像去年一样,举办一个美食大会好了”
  “啧,部长,你会想连续参加两届同样的活动吗?”王耀又抛出两个卫生球。
  “嘛,那就收录不同国家的美食好了,去年是中法土的美食,今年就......嗯......”
   “部长,先给你提个醒,你知道去年美食大会花了多少钱吗?再办一次,经费你出?”
  “哥哥家比较穷,而且,不是学生会报销吗?”
  “报销也是有限额的,去年一场咱已经预支了三年的报销限额了!”
  “那咱仨平摊嘛!”
  “可以啊”王耀笑了笑,报出一个数字。
  “这么贵!耀你在开玩笑的吧。”弗朗西斯无语了,过了一会儿,他突然抬起头,说:“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哦,我们可以从全校征集各国美食啊,大家自己做的那种。”
  “这倒可以”王耀点点头,刚好错过了弗朗西斯唇边诡异的微笑。
  “那就这么定了,哥哥我负责一楼三楼寝室,耀你负责二楼四楼寝室。”
  “好”王耀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对,但还是应了下了。
  十分钟后,201寝室门口迎来了一位客人,王耀敲了敲门,说:“你好,我是王耀,希望你们能为今年的美食大会提供一些美食。”
  没过一会儿,门开了,一只金闪闪毛茸茸的大脑袋探了出来。看见这人,王耀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跑,但很快就被阿尔拽回来了。
  “王耀你跑什么啊,来来来,进来坐。”
  “不不不,我走错了,走错了”完全挣脱不开的王耀是哭着被阿尔拽进门的。
  这时,里屋又走出来了另一个人,挑了挑他粗粗的眉毛,说:“王耀你跑什么呀,我们都听见了,美(毒)食(药)是吧,我都给你做好了,来来来,尝尝吧,你是想先吃死扛还是仰望星空派?”
  “不不不,我哪个都不想吃啊!亚瑟你离我远点!阿尔你放开我啊!嗷!”
  小剧场:
  “弗朗西斯我要杀了你!”王耀咬牙切齿的喊道。
  “哎呀,哥哥我不是故意的了,我是有意的,哎,耀,你别过来啊!别别别打脸!嗷!嗷!”

我男友非要我陪他对台词怎么办


学院室友梗
ooc严重

【你想要实现愿望吗?】
什么意思?你是谁?
【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哦】
实现,我的,愿望?什么都可以吗?
【对啊,你的愿望我都能实现,嗷,我不玩了,我为什么要陪你做这种无聊的事啊,摔。】
  “小耀说好要陪露西亚熟悉台词的”伊万放下手中的剧本,直勾勾的望向他面前气鼓鼓的王耀,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。
  “你那是什么表情啊,好像我欺负你了似的!”
  “小耀你没有吗?”可怜巴巴×2
沐浴着伊万的目光,王耀无形之中气焰矮了三分,只能生硬的转移了话题:“明明就没有啊,算了,话说你们苏联部为校庆组织的舞台剧也太中二了吧。”
  “还好吧,是姐姐选的剧本哦,讲的是一个小可怜遇见一位高人后拜师学艺,最终打败反派大BOSS,拯救世界的故事。姐姐说这种故事最近很受欢迎哦。”见王耀不生气了,伊万也不再装可怜,而是换上了他平日里人畜无害的笑容。
  “就算如此,那为什么你要演那个小可怜啊?”
  “哎?露西亚不演小可怜啊,露西亚演的是反派大BOSS”
  “这才对嘛,哎,等等,你刚刚拿的是小可怜的剧本吧”摔。
  “对啊,露西亚刚刚拿的是托里斯的剧本啊”
   “你耍我啊,你拿托里斯的剧本干什么?”王耀又生气了,桌子拍的啪啪响,他还想再指责一下伊万,却被他对面那一脸理所当然的人打断了。
  “小耀,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刚刚说了会实现露西亚的愿望哦,什么愿望都可以!”
  “那是台词啊!台词,!而且……”
  “不管,露西亚亲耳听到那句话从小耀嘴里说出来的,不许反悔。”
  “啧,好吧,那你想干嘛?”
  “露西亚要干你。”
  “哎,等等,你……唔”
  这才是他把托里斯剧本拿回来的目的吧
  这是转瞬间就被伊万压倒了的王耀脑海里回荡的最后一句话。
小剧场:
托里斯:哎,我的剧本呢?
托里斯的剧本:主人,快来救我。

我男友非要我陪打篮球怎么办

学院室友梗
亚瑟自述
ooc严重

今天是周天,天气很好,万里无云,很适合出去....玩.......摔,我编不下去了,呵呵,辣么高的气温适合出去玩?成烤肉啦!
  (大家好,我们是奔跑的五花肉,我们为自己带盐。)不,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混了进来,算了。我还是好好待在家里,不要出门好了。
  然而,这时,一个毛茸茸的金毛大脑袋突然探了过来
  “亚瑟,本hero要去打篮球,陪本hero一起去吧。”
  “不要。”懒得理你。
  “为什么?T^T”真·影帝·阿尔眼泪汪汪。
  “没为什么。”亚瑟扭过头,不看一脸“你欺负我”的阿尔。
  “但是我一个人打球没意思啊,陪我一起嘛”撒娇打滚求陪打篮球。
  “为什么非找我?你找其他人去啊”
  “你是我舍友啊!不找你找谁?”
  亚瑟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阿尔,觉得心好累:“不,你对舍友这两个字似乎有什么误解,所以在你心里室友就有义务陪打篮球的吗?”
  “不止啊,还有暖床”
 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  “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,你给我滚开!”
  “我正要滚去打篮球啊,所以你就陪我去嘛O(∩_∩)O”
  “我不去,我要待在家里!”
  “别呀,你待在家里干什么?你的那些哔——的书有什么好看的”
  “住口,谁说我要看那些书的!”亚瑟突然打断了阿尔的话。
  “可你正在看啊-.-”
  最怕空气突然尴尬。
  “滚。”亚瑟咬牙切齿的蹦出一个字。
  “才不要,我不去打篮球了。我们来履行室友的另一个义务吧”
  “啊?等等,这才不是室友的义务好不好?哎,你别过...唔”